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军事 > 正文

特稿|天涯哨兵,你们的坚守,祖国不会忘记(4)

网络整理 2019-06-11 17:23

  和外界相比,岛上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在长长的岁月中守着小小的岛,时间的流逝也显得不那么迅疾。“爱国爱岛 乐守天涯”的初心在一代又一代中建岛官兵的使命交接中,依旧纯粹如初,不曾改变。

  守了西沙20年的邱华,就是这种精神的“活化石”。1999年,被一张海军征兵海报吸引的他怀着登上军舰驰骋大洋的梦参军入伍,当时踌躇满志、意气风发的青年不会想到,自己会在西沙当20年的守岛兵。前6年在珊瑚岛,剩下的14年在中建岛,今年恰好40岁的他把一半的人生献给了西沙。

  站在一众带着“西沙黑”的战友中,邱华的肤色还要再深几度,这是他半生守岛的最直接证明。为什么能坚守这么久?每一个采访他的记者都会问。

  因为有些事一直耿耿于怀。他的老班长刘正深,是个守岛8年的老兵。老班长有个习惯:每天早上5点半准时起床打扫卫生。邱华开始不以为意,日子一天天过,转眼到了老班长退伍的日子。他依旧早上5点半起床,穿戴整齐,和往常一样把营区清扫了一遍。

  在码头送别的时候,刘正深抱住岛上的主权碑,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。他用帽子装满洁白的珊瑚沙,要“带回家珍藏一辈子”。船缓缓驶离码头,老班长再也绷不住,声嘶力竭地喊:“祖国我爱你!西沙我爱你……”粗哑的声音在小岛上空回荡了好久好久。这声音也撞击着邱华的心,让他读懂了老兵对西沙的爱。

特稿|天涯哨兵,你们的坚守,祖国不会忘记(4)

守了西沙20年的邱华。 霍雨佳 摄

  邱华喜欢读书写诗,这种文艺气质和西沙水土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,让他的言谈举止透着幽默、淳厚与淡然。淡然的背后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苦痛经历。

  他喜欢余华的《活着》,书中人物的遭际让他有深深的共鸣。十多年前,他的妹妹被一伙歹徒残忍杀害。凶手没有缉拿归案,家里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,还欠下大笔债务。父亲因承受不了痛苦悄然离家,下落不明,几年后找到时只剩一堆尸骨;母亲又被查出鼻咽癌……

  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,纵是硬汉也扛不住,是战友们在背后托住了他。领导每晚与他促膝长谈,战友24小时轮流陪伴,大家一起筹款帮他偿还债务……邱华说:“不幸中的万幸,我遇见了可爱的战友们。是党和组织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给予我强大的精神力量,让我还能像礁石一样在这里屹立不倒。”对西沙、对部队的感念让他在岛上扎下了根。

特稿|天涯哨兵,你们的坚守,祖国不会忘记(4)

中建岛官兵张孝伟。 霍雨佳 摄

  张孝伟心里也有个忘不掉的老兵——指导员高永山。小岛温差大,没装空调的时候大家夜里都热得睡不着,便要打开窗掀开被。到了夜里两三点,睡得正酣,冷意也开始一阵一阵窜上来。冷便冷吧,睡意正浓时谁也不愿意起身去关窗。这个时候,高指导员就会起来,关紧门窗,再给大家一个个把被子盖好。迷迷糊糊的战士朦胧中喊一声:“指导员……”他轻声回:“快睡,好好睡觉。”

  “就算不睁开眼睛,大家也知道是他。”张孝伟说,“这个温暖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”岛上湿度大,不好好盖被子的话就会得风湿、关节炎。后来他成了班长,每晚都要起身给战友盖好被子。传承,就在细碎的日常中。

  40多年时光流转,驻守中建岛的官兵加一起也不到300人。这个集体的“魂”却在7人小分队时就树了起来,日往月来,连通200多颗年轻炽热的心。有一些故事,是属于全部战士的集体记忆。

  蔬菜是小岛上的稀缺产品,比肉还金贵,往常补给船来一次带一批新鲜蔬菜过来,遇上风浪天气,官兵可能一两个月都吃不上青菜。担心战士们营养不良,某水警区老首长自费给每个人都买了瓶“21金维他”,嘱咐指导员一定在饭前监督大家吃掉。一瓶恰好够吃一个月,老首长月月都买。

  第14任守备队队长刘杰奇接连收到3封加急电报,分别是“父病重!”“父病危!”“父病故!”每一封都在催他速归;祸不单行的是,父亲病逝不久,他的哥哥又横遭车祸去世,他却因气象恶劣久久下不了岛。

  第15任指导员张昭华的母亲病危,也是因为交通困难回不了家。思母心切,他独自一人在白茫茫的沙滩上向北方长跪不起,战友看到,默默跪在左右,陪着指导员一起向着北方大喊:“妈——”